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河文苑
投稿

快乐的真谛

2017-03-29 15:56:46   来源:   作者:   浏览数:

 

黄蓓
 
    每个人对快乐的理解不一样。有人说,快乐就是寻觅一处恬淡安暖,将心沉淀在时光中,读懂春夏秋冬的禅意,品味这人世情长;又有人说,快乐就是在青山碧水间,心怀一缕阳光,手捧一卷书,然后安静下来,将大千繁华览尽;还有人说,快乐就是亲朋好友们聚在一起举杯邀明月,美酒三百杯。但在我看来,快乐就是忙碌地工作和热心地助人。
    我童年的假期基本是在外婆家度过,外婆家是个热闹的大家庭,有外婆外公,还有舅舅舅妈和梦梦表妹。这个大家庭里话最多的是外婆,她是个皱纹爬满脸却又饱含童心的快乐老人。我很幸福地经常听她给我讲她年轻时的故事,外婆讲得眉飞色舞,我也听得津津有味。
    小时候,外婆经常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蓓蓓,你们这个年代的人啊,太享福了,我真是担心你们长大了怎么办哟。”当然,外婆的担心也是对的,面对一个在家里衣来伸手、 饭来张口的我,有这样的担心也是合情合理。
    外婆年轻的时候是党的干部,入党誓词她背得滚瓜烂熟,她把毛主席塑像“请”在了房间里最高的五斗柜上。
    外婆三十多岁的时候,曾在塘山乡和车桥乡工作的年纪。塘山和车桥是县城最偏远的两个乡镇,虽然吃了很多苦,但当时的外婆在那里工作得特别愉快。先说塘山吧,那时的她,对工作满是激情。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班车,假如县委发个电报或挂号信到乡里通知她开会的话,外婆会在凌晨3点爬起来床,然后,徒步从塘山走到县城开会,那时的外婆和她的同事们一起,有说有笑地从天黑走到天明,然后又激情满满地到县委开会,乐不思蜀。
    现在的外婆,有时嘴里也还会突然冒出一句:“想不通现在你们年轻人怎么还会有开会迟到的,我们那个年代只有提前到会场的,从来没有开会迟到的。”
    在车桥,有一次大年二十九,外婆心想: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我再去给那些贫苦农家送些大米吧,万一他们家的米不够吃呢?于是,她就想要去给部分农民家中送米。那天雪大路滑,家人劝外婆不去,但外婆执意要去,结果后来她还是没有走稳,在雪地里重重滑了一跤,把腿给摔断了,至今都有严重的后遗症,但她始终乐呵呵坚持自己是对的。虽然外婆现在已经87岁了,但她每天都看着京剧,或哼着小曲儿,或搂着一本诗歌朗读,或到家楼上的院子里浇花,或缝补衣服,或到家楼下的马路上扫地,反正外婆总是不让自己闲着,她活得特别开心。外婆爱热闹,我每每带着儿子小康去看望她,她就咯咯咯笑得合不拢嘴,有时笑得连假牙都从嘴里蹦出来。
    在外婆家,我特别喜欢拉着舅妈天南地北地聊家常。舅妈对我真是极好的,我每次去外婆家,她总能从冰箱里拿出一大堆水果给我吃,或是拿出一堆饼干零食坚果之类的好吃的递给我,把我当女儿一样宠着。相对于舅妈来说,我与舅舅交流得很少,舅舅爱看球,所以,他在家的时候总是盯着中央5台的体育频道不放。但舅舅有一天的行为至今都让我难忘……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舅舅从工会下班回家,一到家,舅舅就问外婆:“妈,家里还有多余的棉被吗?”……外婆对舅舅说:“被褥是有,但你要被褥干嘛呀?”……舅舅不正面回答外婆,只说了几三个字:“有用嘛。”……当时,躲在一旁默默注视的我心想:“是不是舅舅又在房间里抽烟?舅妈闻不得烟味,要舅舅主动睡沙发?”……长辈们之间在交流,我作为晚辈自然是不好插话,也不宜多问,虽然我心里急迫想知道舅舅到底是要棉被做什么……外婆从房间里搬出来一床绿色的军用棉被递给舅舅,说道:“拿去,管你要被子做什么,给你就是了。”……舅舅搂住外婆递给他的棉被,就匆匆出门了,我偷偷跟在舅舅身后想探个究竟,走着走着就到了舅舅工作的单位工会……结果我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那是个脑子坏了的酒鬼疯子,长期在老工会附近的十字路口晃悠和乞讨,乱蓬蓬的头发,破烂的衣服,满身酒气。我每次骑自行车到一中上学都能遇见他坐在那十字路口喝着别人剩下的酒……此刻,那个酒鬼疯子正身体卷缩着睡在工会门口,舅舅就把棉被给他盖上了。看到这一幕的我,对舅舅敬佩得五体投地……难怪舅舅总是整天看着球赛笑嘻嘻的,我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总是快乐着。
    喜欢用微笑在每一个黎明的早晨迎接太阳的到来,因为我知道愉快的一天又要开始刷新起航。忙碌吧,我对自己说。在家里列好了一天的工作计划后,我便开开心心踏步出门,离开家,去迎接每一项愉快的工作……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德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德安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