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河文苑
投稿

我心头的那一抹绿

2017-04-10 15:32:55   来源:   作者:   浏览数:

 167291504f403e61cd4d523759c0fc76.jpg

(网络配图)

夏泽民
 
    深情地仔细读过朱自清的散文《绿》,一次又一次地跟着他一起惊诧于梅雨潭的绿,又知道了北京什刹海的绿杨有点淡,杭州虎跑寺旁的“绿壁”有些浓,西湖的波绿中透明,秦淮河的水绿里藏暗。每次一口气读下来,都被梅雨潭的绿深深吸引着,俘获着,像喝醉了高粱酒一样,酥酥然,熏熏然,竟一时难以从绿中拨出来,哪怕是身处无边落木的深秋原野上,哪怕是立在雪拥蓝关的冬天雪地里。
    而我心头也藏着一丛绿,虽比不上梅雨潭那么知名,宛情,绿得没梅雨潭那样款曲幽深,可于我,却也千丝万缕,难割难舍,终生难忘。这丛绿从我记事时起闯入我的视野和生活,便一直摇曳着,丛生着,欣欣着。从童年到少年,从青年到壮年,她一直陪伴着我,滋补着我,给我新意,给我清凉,给我温馨,给我眷恋和希望,并将一直陪我老去。四十多个春夏秋冬,鸿往雁来,日月飞逝,她总在那里盈盈得绿着,随风挤在枝头,任暖阳流淌,满满得,暖暖得,从不减少,从没消失,也永不褪色。
    这丛绿原就在我乡下老家屋门前,她是一株黄荆树,又唤作黄荆条,俗称“千年锯不得板,万年架不得桥”,属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落叶小乔木,叶对生。黄荆树药用价值极高,叶子外用治湿疹,皮炎,鲜叶捣烂敷,还可治虫、蛇咬伤。每年三四月间叶子开始抽芽,刚开始,一丁点儿一丁点儿冒着,在微风里,像一个个小绿泡沾粘到枝杈间,又似春阳流淌时乘人不注意轻轻洒下的串串音符,上下弹跳着,欢呼雀跃。这时飞来二只黄鹂在枝间歇脚,歪着头,仔细打量着小芽苞,轻轻啄二下又飞走了。长到半个月,叶子便慢慢舒展开来,鲜嫩得很,新绿得很,像婴幼儿干净的新衣,软绵绵的,毛茸茸的,叫人看了便想伸手去触摸。这时,清明已过,天气日益清爽起来,风也渐渐柔和了,雨水已涨满了沟沟壑壑,农家人也早已忙碌成一片,田畈里,犁、耙、牛、庄稼人仔细地梳理着土地,一遍又一遍,喜鹊、八哥跟在庄稼人身后享受大餐,燕子更是满空地斜飞着,在斜风细雨里,如同穿梭在丝丝斜挂的细油面中。再过十来天,叶子便陡然间蓬松起来,这时便宛然是一位身着绿裙的丰盈少女,从碧绿的大海归来,从遥远的碧山走来,满身透着秀丽和丰腴,竟会让你一下子想起杨贵妃来。此时若逢暖阳煦照,恰几只粉蝶飞上枝头,舞姿翩跹,就不由得你不会想起掌中飞燕了……。从古至今,如此美景怎不令人浮想联篇,佳句天成?可奇怪得是,李白竟会因了一句“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断送了自己的仕途。
    接下来便来到了农历五月初五,此时艾叶飘香,人们一边忙着农活,一边互赠粽子寄语祝愿,一边怀念古人屈原。此时这丛绿便已如一位美丽的和蔼的母亲,在风中起伏着,微笑着。她舒展开臂膀,要拥你入怀;叶子一簇一簇的,挨挨挤挤,发出沙沙的磨擦声,就象妈妈抚摸女儿的秀发。无论行人抑或飞鸟,这时都会被她干净的绿、透明的心所吸引,为她的妩媚和慈祥而仰服。而我,对她,更是从喜欢,到爱,到心生敬畏了。
    我自然是要敬畏她的,因为她真如我母亲般苛护过我,甚至救过我一命。那是七岁那年一个夏日的晚上,小伙伴们一起躲迷藏,我被蛇咬了一口,脚一下子肿得似棒棰,我母亲赶紧为我挤出了毒血,把黄荆树叶搓碎了敷在伤处,第二天竟消肿了。
    当然,让我对她油生敬畏之心的不止是她救我的那次事迹,而是她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高贵品质。这位可爱可敬的母亲,终究会把这身绿脱下来,奉献给庄稼人,被踩进泥田里当成肥料(指庄稼人把嫩绿的树枝树叶割下来踩入泥田),滋养着禾苗,养育着祖父母,父母和我们兄弟姐妹,一代又一代!
 …………
    直到有一天,我从外工作回家,突然没看到她,问起才知道是被弟弟砍了做柴烧。我捶胸顿足,后悔没保护好她,对我弟弟大发了一顿脾气,弄得他惊鄂得很。往后,我只得把这丛绿尘封起来,让她一直盈盈地绿着,袅袅地盛在我心底。如今慢慢倒出,恰似筛出了多年封窖的好酒,香醇入鼻,沁人心脾,盈盈的,满满的,暖暖的。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德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德安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