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河文苑
投稿

父亲和母亲(外一首)

2017-06-08 11:11:40   来源:   作者:   浏览数:

 QQ截图20170608111124.jpg

(图片来自网络)

夏泽民

 

记忆里

父母从没晚起

每天早晨

父亲用一根扁担把晨天戳破

一担担把星光倒进水缸

溢满

母亲用那根奶奶用过的吹火棒

把炊烟吹到云宵

几把小米快熬成糖

 

记忆里

父母从不偷懒

父亲刚卸下犁耙

又牵着老牛

啃尽黄昏

母亲一撂下锄头

乘着暮色

唤鸭子一样

把我们收拢

 

记忆里

父母从没早睡

父亲在月下打谷场里

把谷穗当成了鬼子打

母亲在煤油灯里

总习惯把针尖往头发里刮两下

好端端的一头秀发

硬是刮成了根根银丝

 

记忆里

父母从没年青

总像现在的样子……

 

 

李树.母亲.井

 

小时候

总喜欢爬到老屋前李树上

一边吃果子

一边看月亮

 

在外浪迹了几回

回到家

李树的地方生出一方井

母亲一边汲水

一边张望

 

夕阳还在那个山口锲下去

硬生生

把黄昏贴在母亲额前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德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德安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