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河文苑
投稿

假日骑行记

2017-10-11 14:43:19   来源:   作者:   浏览数:

夏泽民

    今天国庆长假第一天,我没安排远行,但闹中偏静的我自然也是要折腾一番的。一大早,我便骑着电动车在街上乱窜,加入车流、人流之中,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或想在茫茫之中偶遇些什么,或想把满腔的心事随处洒去,我的心像激流中的一根草,我感觉到它存在,却摆控不了它。
    出行的人确实多,这里出城的路堵了二十公里,那里出城的队伍堵了二个小时,都是朋友从远方发来的现场视频,就连小区的早餐店也人满为患,忙得店主呼东喊西的,倒是乐开了花。用完了早餐,也要去超市挤挤,等选到几样货品来付款,才知道几条通道早已排成长长的队伍,都等着交易,让超市老板大攒一笔。这时,我算是验证了历年来国庆节、双十一京东、苏宁易购、阿里等日销售业绩。
    终于还是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来寻自己的那辆电动车,发现里三层外三层像包粽子般被裹在中间。费了很大劲才挪出来,一看时间,才九点多,我便把车往图书馆方向转来,既然不准备外游,我得找几本书好好消遣消遣,或随徐霞客去旅游,或在唐宋诗词间留连几番,或寻二本名人传记长长见识,也算是我闹中取静的一个去处。等到我到了图书馆,才发现门锁着,这时才又噢恼起自己的粗心大意来。今日是国庆节,都放着假呢。
    我悻悻然回转车头,慵懒地任它慢慢行走在林萌大道间,此时秋风习习,合欢撒绿,桂花飘香,日丽影和,倒也十分惬意。
    我有段时间没这样自由享受时光了,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把自己限制在房子里,用一支孱弱的笔绘了一段单调的生命之旅。此时,我像挣开了心,有一种久受桎梏重获自由的快感。这种自由自在的呼吸,这种无拘无束地,妄为地,或笑或喊,或思之如泉或静若处子,一下子竟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漫过鼻翼,险些触湿了眼睑。
    秋天,原来并没远离我。其实它是知道我的,深深了解我的,它知道我抵抗不住春季的萌发,知道我经受不住夏季的躁动,知道我会在白露霜降的空隙里牵一颗彷徨的心流浪,它便早早立在那里,静静等我归来,用整树整树的桂花,用大片大片的暖阳,用栾树顶上富丽堂皇的碎花珠,用水面上一丝不苟的细鳞。它总是用这样丰富的仪式招待我,让我养尊处优。此时此刻,它照样把仪仗队摆出来,像母亲欢迎一个迷失很久很久的浪子的心,热烈而温情。
    我是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这种热烈和温情的,何况,我是一个多情的人,多情到你给我一滴泪,我便给你洒一场磅礴大雨。于是我便尽情放任自己享受这种关爱,继续我的秋光之行。
    我折过几条街,把车直接驱过了牛角湾大桥,右拐进入牛角湾渔村。这条路对我来说是全新的、陌生的,路通向何方,尽头在哪,我全然不知。我只要保证我的电动车有电,我是不怕找不到回家的路的。进入渔村后,便是一曲狭长的环型水带,风很清,水面在阳光照射下送到眼前有些黯,但清冽中依然藏着明丽,有秋水伊伊,风诉岸堤之感。河对岸的水草中星星点点地落了一些白鹭,它们有的高高地曲着长颈,立在岸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俨然一位身着白色裙子的颀长少女,如荷般婷婷玉立;有的像一位智者,悠闲地在水草中来回踱着步,时不时用黄色的长喙在水草中翻着鱼虾;更有几只迎着水面上下翻飞,一会儿贴着水面急行,一会儿像飞行员一样迅速拉起、翻转、俯冲,那白色的羽翅,在秋光里上下翻腾,令人夺目。这突然让我起想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此情此景,不也是白鹭鸟的一场曲水流觞吗?
   我沿着河堤慢慢走着。河堤是一色平整的水泥路,时下车子又少,这一方水土,这一片天空,这一场盛会,便被我整个端了过来,独自享受了。
    路两旁,栽了很多栾树。我以前不认识栾树,是从一个朋友的文章里知道了它的一些特征便记住了,然后用这种特征来对应着认,像用数学公式来解题。树冠上开的花有红的、黄的,还有乳白色的,交织在一起,看起来像一顶顶碎银冠。在百花凋谢的深秋里,它如此一道道展开,富丽而不招摇,庄重而又尔雅,如水中的仙子,似画中的美人,让你情深而不妄念,心动而不邪生。栾树底下杂生着一些野草和小树,大部分我都不认识,只偶尔认得香椿、黄荆、苞毛、狗尾之类。其实我是很想认全这些绿植的,只是苦于没人教,就如同想认识一些人没有人引荐一般。这些野草小树平时也没什么人来关注,加上秋风瑟瑟,也都懒得再粗枝肥叶,现在都耷拉着脑袋,任风摇曳,这就更加显得栾树的奕奕风彩了。
    过了这段河堤往左一拐,穿过一个小村庄,两旁便是一望无垠的稻田。此时稻子已熟,金黄一片,一束束稻穗都结得满满的,低垂着头,等着庄稼人来收割。此刻秋阳泛滥、凉风丝丝,它们你拥我挤,发出沙沙的摩擦声,似恋人呢喃低语,又似亲人离别之惜。它们总是这样挨挨挤挤的,一齐生长,一齐欢腾,一齐被脱成谷粒,被褪去外衣,最后有些被送到大都市。这象极了我们的人生,令我想起了我的父母、兄弟姐妹,我们小时候睡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现在呢,一个个为生命而奔波,四散开来,有些一年也难得见上几面,这委实让人觉得有点颓废和无奈。
    经过这片稻田,便进入一段山区,这里空气清晰得让人有些兴奋。虽然秋分已过,寒露临近,但在秋阳煦照下,还是异常得暖和。林间雀声四起,蝉儿也此起彼伏,只是比起夏日的叫声更显得圆润凄切了。我想,经过一整个夏季的吹拉弹唱,它们已然练就了一幅好嗓音,现在聚在一起表演《雨霖铃》,只是不见长亭与兰舟,我也无执手相看泪眼的故人可送罢了。但时下桂树飘香,飞云浅渡,竹风轻盈,若得一佳人相携,低眉弄语,岂不妙哉。
    过了这段山路,又进到另一村庄,心里嘀咕着是不是出了德安境界。正巧路边摆着一个垃圾筒,上面的字模糊不清,但德安二字清晰可见,也就心安了些。过了这村左拐上一个高坡,面前赫然一大片水域,是一个中型水库。这里的水很清,比起刚才那弯曲水要明亮许多。或许刚才经过的那弯曲水被利用养鱼,水面上又放养了大批鸭子,河水中投了些桔杆草料,腐得有些黯,而这块水面便是天然雕琢,没有污染,便如此明澈了。水面上远远近近浮着十多只水凫,它们三三两两,或一起向前游,或相互转着圈嬉戏,又一会儿钻进水里觅食,浑然天成,悠然自得。它们的生活是多么得简单,但又是多么得祥和安宁。它们不奢求碧空苍穹,不奢求广阔的大海,它们只守着这十来亩水域,这便是它们的王国,我想,也定是它们的世外桃源吧。
    我不忍心打搅它们太多,我想,时下的我如此多愁善感,绝不能自私地感染到它们,万不可莽撞地打破它们的宁静,于是便依别了。
    再往前骑,又是一大片森林地,都是碗口粗的衫树和松树,照样是鸟儿欢唱,蝉声委婉。特别是清脆的百灵鸟声,从林间穿过,撞到你的耳膜,真似高山清泉叮咚坠响,又有春雨酥物之绵,润目以绿,充耳以乐,简直人间仙境。
    我就这样徐徐骑着,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又停下来抓拍几张景,上了一坡又下坡,下了一坡又上坡,不知不觉已走得有些远了,一看电动车电瓶指示针,感觉不能再往前骑了,我只得停下来望着前面的路兴叹起来。前面有多少未知的风景,有多少让我驿动的情结?
    终究,我还是理性占居了上风,找到回来的路,快到县城边时,发现一小片鸡冠花正姹紫嫣红着,着实美丽。想到很久没写诗词了,便拍了几张照,附上一首七言诗,算是给这次微型游一个镜头。诗云: 冲冠一怒笑开颜,喜把朱碧染重天。梳洗秋风三万里,不学半句晓鸡言。其实,细细想来,自己往日也是静静地生活着、工作着,倒也有些鸡冠花的秉性,只是很少被人注意到了。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德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德安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