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魅力德安 > 名模吕燕
投稿

吕燕 我像战士一样 越打越有劲(组图)

2016-03-08 08:24:18   来源:   作者:   浏览数:

 

作为中国第一批真正走向国际的“名模”,吕燕似乎已经“沉寂”了许久。但是,对于熟悉时尚圈的人来说,设计师吕燕才刚刚开始走红。近几年,明星、名模转型,跨界做服装生意的人不在少数,但真正做下来的并不多,吕燕算是其中一个。或许,凭着“人缘”可以让明星朋友穿上你的衣服捧一时之场;但消费者真金白银地买单,才是最具有说服力的认可。
吕燕
吕燕


 
作为中国第一批真正走向国际的“名模”,吕燕似乎已经“沉寂”了许久。但是,对于熟悉时尚圈的人来说,设计师吕燕才刚刚开始走红。近几年,明星、名模转型,跨界做服装生意的人不在少数,但真正做下来的并不多,吕燕算是其中一个。或许,凭着“人缘”可以让明星朋友穿上你的衣服捧一时之场;但消费者真金白银地买单,才是最具有说服力的认可。

 
  吕燕回来了。
 
  已经在大众视野中消失许久的她,带着一个叫做Comme Moi的品牌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北京,她做了一场“吕燕时装发布会”。
 
  那是2014年7月的第一天,天气预报有暴雨。
 
  从早上到下午,许多人等了大半天,雨还是没有下。那天下午的天气闷热而阴沉,吕燕时装秀的场地选在了位于CBD柏悦酒店三层的大宴会厅,宴会厅中央搭出了专业的T台、架上了专业的舞台灯光,T台两侧是一排排整齐的座椅,吕燕像一条游刃有余的鱼儿穿梭于台前幕后。追求完美的她总感觉还有很多细节要调整,但吕燕并不担心天气会让来看秀的人减少,也没有想过会不会因为天气的原因“冷场”,时尚圈浸润多年的经历以及大方爽快的性格总让她的心态能保持到最好——她相信:该来的人始终会来!
 
  夜幕降临,乌云在城市的上空越积越厚,暴风雨即将席卷整个城市,吕燕的红毯却没有受到影响,在时装秀开始之前,嘉宾名单上的章子怡、景甜、瞿颖、宋佳等诸多明星相继出现,台前星光熠熠,在后台为时装秀做最后准备的吕燕,突然有点紧张了。
 
  如今,回忆起自己作为设计师举办的首次时装秀,吕燕的评价是,“每一场秀总会在开场前就出一些大大小小的状况,每一次活动都会吸取一些教训,然后用在下一场活动,希望下一场做得更好。”在那场Comme Moi的首次亮相中,直到秀的最后,模特们鱼贯而出,吕燕从幕后走到台前,在掌声中向大家挥手致意,她仍旧觉得有点不大真实,“这就结束了?”预期中的暴雨在秀结束后也伴随着闪电降落到了这个城市,人们松了一口气,吕燕也松了一口气。
 
  她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宣布了自己的回归,也宣告了从模特到设计师身份的转换。
 
  美丑
 
  走出去,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吕燕之所以给人印象深刻,很大程度上因为她长得和大家不一样。
 
  在中国传统的审美中,人们喜欢那种皮肤白白、眼睛大大的女孩,认为这才是美;而这位来自江西德安县的姑娘却完全和中国人认为的“美”毫不沾边,从而被归到了“丑”这一派。步入时尚圈至今,吕燕经常会被问到和“美与丑”有关的话题,这种稍微尴尬的问题在她看来只不过是“我就是长得并不是大家说的漂亮的那一种,但我自己真的从来没觉得我自己长得丑,我只是觉得我长得比较特别而已”。
 
  也有人很直白地问她,大家都说你丑,长得像丑小鸭,你烦吗?心里会难过吗?这时候,吕燕总会很淡定,“我身边的朋友,不可能来问我的,我也听不到这些,只是在媒体上看到,那关我什么事呢,我又不靠他们吃饭!”
 
  正是这种外表和性格上的特别开启了吕燕不一样的人生。吕燕标志性的照片之一,是当年她给东田造型拍的第一张照片,照片中,她满脸雀斑、手拿一大把笔和刷子,张嘴大笑。这张照片被做成大广告挂在王府井的大街上,虽然“当时很多王府井的路人问:这是干吗的?是治雀子(雀斑)的吗?”但她却由此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其中就包括国外的模特经纪公司和导演。
 
  在北京呆了短短的一年之后,一个去法国的机会来到了吕燕面前,她并没有犹豫太多,一把抓住了这个机会。
 
  “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失败了也没有什么,但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这个刚刚在国内崭露头角的女孩想得很简单。2000年6月17日,飞机降落在了戴高乐机场,她来到了巴黎开始了模特之旅。这一年,她19岁,从未出过国,既不会讲法语也不会讲英语。
 
  巴黎
 
  第一个月,她吃了100多个鸡蛋
 
  吕燕成名之后,有不少人都让她出书,讲讲在国外闯荡的辛苦,吕燕无一例外是拒绝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并不觉得有多苦,反而对国外的生活乐在其中。
 
  和所有初到国外的人一样,迎接吕燕的并不是轻松的日子,因为语言完全不通,她甚至比别人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她把落脚地安在了圣路易岛,开始了每天拿着快译通、地铁线路图和自己的造型相册,去参加模特面试的日子,有时候一天十个面试,但可能一个工作都得不到;因为完全不认识食品包装上的说明,也不会表达要买什么,吕燕只能吃自己认识的鸡蛋。第一个月,她吃了100多个鸡蛋。
 
  来到巴黎大概两个星期之后,吕燕开始有了工作,然后接二连三就有了很多工作。
 
  即便在国内她已经有了一些模特经验和拍摄经验,但在国外,因为语言不通要求不同,她往往要付出比别人多的代价。她还记得第一次拍俄罗斯《Vogue》,摄影师跟她说,“Don't Move!”可吕燕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就动,摄影师都快急了,后来他突然说,stop,我说,哎,stop我明白,我就知道不要动了。后来拍所有的照片,只要他想让我不动的时候,他就stop。慢慢我觉得摄影师脸上也开始笑了,也觉得拍起来比较容易了……”
 
  回忆起在巴黎的那些日子,吕燕并不觉得自己苦,“我是从乡下出来的,在乡下的时候没有自来水、没有冲水马桶,都是一个缸,夏天进一趟厕所,出来是一身臭的。但是到巴黎之后有自来水、家里有暖气,虽然房间是15平方米、11平方米,可是整个设施都是好的,在巴黎我会觉得每天都是希望。”让她感觉最难熬的是寂寞,“语言不通没有朋友,半年没有人跟你能说一句话。”
 
  放假没有人说话的时候,吕燕就背上书包,放一本地图,装着煮鸡蛋,去逛博物馆。她看过很多博物馆,看了很多艺术品,开阔了视野,对艺术有了一番自己的理解;她也努力融入当地,“在巴黎,他们说我是一个疯狂的中国女孩。因为巴黎人觉得中国女孩应该是含蓄、害羞、安静的,我完全不是,我是相反的。比如说在中国你要是不认识人你去跳舞一般不太好意思,我跟朋友一起去我从来没有不好意思,大家怎么跳我就怎么跳,我还站在桌上跳。我觉得无所谓,玩嘛,开心就行。”长着东方传统的长相,有着西方人的个性,吕燕觉得这样很好。
 
  纽约
 
  到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在巴黎4年,吕燕获得了时尚界的肯定,客户群也已经相当稳定。然而在2004 年,她决定来到纽约,开创新的事业,一切又要重新开始,吕燕安慰自己说,“有了4 年巴黎的生活经验,纽约相对来说倒是容易很多。这里的街道很好认,我自己英语也很流畅了,生活完全不是问题。”来到新的环境,是因为她有点害怕自己在巴黎的安逸中会不思进取,新的环境是一种压力也是一种挑战,逼着她不断学习新的东西。
 
  吕燕说自己也会遇到低谷,当大概有三个月没工作的时候,就会想是不是新模特又出来了?是不是自己现在太老了,没有人再愿意要自己工作了?然后有一天,她突然想明白了,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代表的也是不同的喜好、不同的个性,相互之间的所谓竞争其实是个伪命题,“喜欢杜鹃那种类型的就不会来找我,大家其实是不相撞的。”于是,她能跟很多“同行”成为好朋友,也成就了自己的“好人缘”。
 
  在现代化的纽约,吕燕接触了和巴黎完全不同的时尚环境和生活方式,体会到了更加现代和多元化的生活。她保持着爱逛博物馆、爱旅游、爱交朋友的性格,做模特之余,还尝试给国内的时尚杂志做国际编辑、尝试做策展人等以往从未试过的新职业;她渐渐从台前退到幕后,低调地过自己的生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参加派对、到处旅行、健身、逛街、泡club、嫁给了法国人、生了儿子、回到中国、居住在上海……
 
  她生活得从容而淡定,在发现自己怀孕以后,吕燕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同,也没有向整个世界广而告之;她没有停止工作,也不穿孕妇服,依旧会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门去工作。直到怀孕八个月,实在飞不动了,她就把上海的家装修了一遍。
 
  正是那些不同环境的历练让她已经变得足够强大,不再畏惧太多,随时都能重新开始。她有了做一个品牌的想法,“模特是一个容易受别人掌控的职业。我希望做一个受我掌控的事业,我喜欢掌控自己。机会是自己争取来的,有些人喜欢算命和看相,我只相信我自己。”
 
  吕燕打算转行,做一个自己能控制的品牌。
 
  Comme Moi
 
  喜欢我,像我一样
 
  Comme Moi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
 
  “Comme Moi其实是法语名字,是like me,有两种意思,一个是说像我一样,另外一个意思其实就是说喜欢我。”吕燕说,这个品牌的目标顾客群是大女人,经济独立,对自我有认知,懂得保养和美丽之道,她绝对了解自己的生活方式。
 
  尽管信心满满,让吕燕感到意外的是,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身边竟然没有一个人支持她做这个品牌,理由无非是“做一个品牌特别特别累”、“现在经济不好还是不要做了”,诸如此类。但吕燕却相信自己能做得成:“我穿过无数设计师的衣服,不同品牌、各种款式、各种面料,不会有人像我一样接触过那么多的面料,穿过那么多衣服,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好东西。”她把这些设计师们认为好的东西加上自己觉得可以用的东西放在一起,便成了自己的风格。吕燕也知道自己的劣势在哪里,她并非设计学院科班出身,在设计感、系列的完整性上没有科班出身的设计师那么强,风格也不是那么强烈与明显,但这对她来说是很容易解决的问题,她打算找几个科班出身的“专业人士”一起做。
 
  打算要启动品牌之后,吕燕去了上海的世贸商城看面料,结果却让她很受打击——面料商除了对她的询问爱理不理,便是开口就问,“你要几千米?”这让计划刚开始时小批量精细生产的吕燕很是失落了一阵,刚好意大利的面料展Milano Unica开始了,她便跑到米兰去看看,这次展览改变了吕燕对面料商的看法,他们热心地告诉吕燕她感兴趣的面料的习性以及适合用来做什么,最让她高兴的是“50米也可以定”,吕燕觉得她的信心又回来了,“可以开始招人做了”。
 
  设计小团队组建起来了,作为主脑的吕燕主导着品牌、系列和每件单品,也负责订购各种面料和与各种工厂的合作,团队里专业的设计师则负责手绘、定稿等工作。
 
  第一次工厂下单的时候,因为大家都没有经验,谁也不知道流程到底是怎样的,吕燕的团队犯了一个错,把M和S码做差了一个码,100多件衣服出来的时候,发现所有的衣服都做大了,没有人能穿,买手店要退货。然后是各种各样的状况,以及在这些状况中的成长,“我有很多衣服都是库存,是做坏了,被工厂做坏了,我默默地擦着眼泪,花那个钱放在库房里头,因为我觉得不好就不能拿出去卖。”吕燕说,“大家看到的都是面相,里面的东西,艰辛只有你自己知道。”
 
  好在坚持下来了。
 
  Comme Moi进了栋梁,进了连卡佛,轻奢的定位以及个性实穿的风格,吸引了一批忠实的顾客;凭借着在时尚圈里的“好人缘”,吕燕的朋友们也很给力,巩俐、张静初、李宇春、杨幂、刘涛等明星都身体力行地穿上Comme Moi,对品牌起到了好的推广作用;时装秀也让时尚圈和演艺圈里更多人认识到了Comme Moi,章子怡、刘嘉玲等大牌明星都亲临发布会捧场……
 
  对于自己的“好人缘”,吕燕也看得很清楚,她从不否认时尚圈的资源确实给了她很大的帮助,但也明白最重要的还是作品,“好人缘不可能管一辈子,如果衣服丑谁还愿意再穿第二次呢?”甚至,吕燕还大胆抛弃了“流行”,因为在她看来,很难界定什么是流行,根据自己的经验,做自己喜欢的会更加Comme Moi,她把在时尚圈多年的积累“变现”,比如根据自己多年穿着经验,开创适合亚洲女性臀部线条的鱼尾裙等,为中国女性的身材取长补短,这些也让Comme Moi本身更具竞争力。
 
 “做品牌,让我有很多很多挑战,我觉得我像一个战士一样,越打越有劲。当你克服一个困难,战胜它的时候,你那种满足感是很强的。”吕燕说,其实成功并没有什么诀窍,无论是以前做模特还是现在做品牌,“就是努力去做,你的努力老天终会发现。别的我也没想那么多,也没想过未来五年、十年怎么样,能看到明年就差不多了,世事难料,谁知道世界未来会发生什么?”
 
  从走出江西的小村庄到走出国门,从被别人掌控的人生到自己掌控人生,吕燕一直谨记着妈妈小时候和她说过的话:你在外面做事,不要害怕多做,就算你们两个人做一件事,你做了七十,他做了三十,你们得到的钱一样多,也没关系,你做得多学的就多。她说自己并没有什么成功哲学,也不贩卖什么心灵鸡汤,只要坚持去做,大胆去做就可以了,“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本版文并供图/桃子(来源:北京青年报)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德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德安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