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魅力德安 > 万家岭大捷
投稿

万家岭战役日军4个师团几乎遭全歼(图文)

2016-06-12 09:56:56   来源:   作者:   浏览数:

 要点】万家岭战役中,日军第101师团、第106师团、第27师团、第9师团4个师团几乎遭到全歼,仅约1500残部兵力突围逃出。

  【武汉会战档案】

  时间:1938年6月11日——1938年10月25日,历时130余天

  地点:湖北武汉和邻近地区

  参战方:中华民国,日本

  指挥官:蒋介石、陈诚,冈村宁次、畑俊六

  双方兵力:国军110万人,日军30万

  伤亡情况:国军宣布40万死伤;日军宣布3.5万人死伤;苏军死伤100人

  战果:日军惨胜,战争转入长期相持阶段。

  意义:日军1937年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华北首当其冲。次年,长江沿岸地区被迫承受了一场硝烟的洗礼。以武汉为中心,安徽、河南、江西、湖北四省广大地区为外围的会战,其间大小战斗数百次,史称武汉会战。这次大规模的会战持续了四个半月,自抗战以来,尚未有任何战役的战线、规模、持续时间可以与武汉会战相提并论。日军惨胜,国军顽强抵抗后主力撤退。日军被拖入持久战的泥潭,这为日本最后的失败埋下了伏笔,而中国为最后的胜利积攒了力量。

  【为逼中国投降,日本孤注一掷】

  徐州会战后,中国耗损了大量的兵力及财力,虽取得台儿庄大捷,但依然没能扭转徐州局面,战败撤出。而日本最后取得了徐州会战的胜利,达到了预期的战略目标,连通了南北的占领区。日本本以为这样足以促使国民政府放弃抵抗,投降日本。但事实恰恰相反,在徐州会战之时,国民政府已在着手对武汉进行布防,预知日军将会按照之前预定的攻击路线:南京—济南—徐州—郑州—武汉围攻武汉。

  此时的南京政府已迁往重庆,主要的军政部门和重工业撤往了大西南,但更多的政府部门和战略物资以及各类工业滞留在武汉,重庆是国民政府的心脏,而武汉是实质意义上的中枢。武汉是当时除上海以外的全国第二大城市,工业基础良好,更重要的是在当时地理位置优越,战略位置不可谓不重要。同时当时的武汉也是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心和中国抗日文化活动的大汇合点,是战争初期各方关注的中心和焦点。

  在日本方面,在中国的战线拉的越来越长,虽取得节节胜利,但本国的兵员和财政压力越来越大。日军真正的战略目标并不仅仅是中国,而是整个亚洲和太平洋海域,中国只是第一站。为实现这一目标,日本一方面极其重视苏联动向,避免快速地与其正面交锋;另一方面就是尽快迫使国民政府投降,尽快解决中国事态,争取聚集更多资源为日军拓展亚洲战场做好准备。于是,日本天皇裕仁在武汉会战前的御前会议中提到:“要给国民政府最后致命的一击,迫使中国投降,不愿再见到‘帝国雄师百万受制于中国’。”武汉会战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在战后发现日军文件里,有这样一段话:“陆军为汉口作战倾注了全力,没有应变之余力。”按照武汉会战的军力部署,连日本国内唯一的一个近卫师团也处于待命状态,只要前线召唤,这支部队随时准备踏上中国土地,日本决定举全国之力,在武汉与国民政府军队展开决战,日军对武汉作战已是孤注一掷。

  为了进行武汉作战,日军大本营在华中地区集中14个师的兵力。直接参加武汉作战的是第2集团军和第11集团军共9个师的兵力,约25万余人,以及海军第3舰队、航空兵团等,共有各型舰艇约120艘,各型飞机约300架。日军计划分六路进攻,具体战略部署为:

  第一路:司令官畑俊六担任指挥官,辖日军第2军、第11军的140个大队,兵力为25万,负责对武汉的作战。

  第二路:冈村宁次担任指挥官,辖日军第11军的5个半师,负责沿长江两岸主攻武汉。

  第三路:东久迩宫稔彦王担任指挥官,辖日军第2军的4个半师,负责沿大别山北麓助攻武汉。

  第四路:及川古志郎担任指挥官,辖日军海军第3舰队120余艘舰艇,负责江上作战。

  第五路:德川好敏男爵中将任指挥官由,辖日军航空兵团500余架飞机,负责空中作战。德川好敏男爵是日本第一个飞上天的飞行员,作战经验丰富。

  第六路:日本华中派遣军直辖的5个师团,担负警备任务,覆盖区域为上海、南京、杭州等地区。

  【国军方面的具体部署】

  在日本制定进攻武汉的战略的时候,国民政府也在早早的筹备,双方都深知武汉的重要性。1937年12月13日《保卫武汉作战计划》诞生,徐州陷落之后,国民政府将超过100万的兵力调整部署到大别山、鄱阳湖、长江两岸地区,涵盖50个军、130个师、各型飞机200余架、各型舰艇、布雷小轮40余艘。计划利用有利地形,凭借长江天险,组织防御,保卫武汉。

  为加强战时的协调性,国民政府组建第九战区,由陈诚担任司令长官。国民政府军队的具体部署为: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23个军的兵力主要负责江北防务(7月中旬~9月中旬由白崇禧代理);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辖27个军的兵力负责江南防务;

  第一战区在平汉铁路(今北京一汉口)的郑州至信阳段以西地区段布防,防备华北日军南下;

  第三战区在安徽芜湖、安庆间的长江南岸和江西南昌以东地区布防,防备日军经浙赣铁路(杭州一株洲)向粤汉铁路(广州一武昌)迂回。

  各兵团部队自6月开始分别利用鄱阳湖、大别山脉等天然屏障,加紧构筑工事,进行防御准备。

  【长江南北的鏖战】

  日军为尽快扩大占领区,采取双线进攻模式于6月开始攻打武汉:第一条线路为安庆—淮河沿岸—大别山以北地区—武胜关—武汉;第二条线路为沿长江西进—淮河沿岸—武汉。第二条线路后来因黄河决口被迫调整攻击路线,由长江北部沿岸进攻武汉。

  6月11日,第一线路日军按照进攻计划攻占安庆市,长江南岸的战斗正式开始。安庆之战持续了几天,国军守军不敌,日军占领安庆,向武汉方向挺近。中国第9战区国军守军在鄱阳湖以西部署了一个团的兵力,在江西省九江市一带部署另一个团的兵力,在九江和瑞昌沿线阻击日军。7月23日日军第106师团登陆在九江市以东登陆,守军与之激战了3天,但未能成功,7月26日九江失陷。另一支日军波田支队沿长江西向瑞昌市进发,8月10日于瑞昌市东北登陆,防守的国民革命军第3军与日军交火,因难以阻挡日军进攻,第32集团军迅速对其增援增援。双方持续激战,日军第9师团也迅速增援波田支队,战斗力大增,中国守军难以支架,向后撤退,日军于8月24日占领瑞昌市。瑞昌被攻克后,日军第9师团及波田支队继续沿长江前进,不断向武汉方向靠近。

  日军的第27师团于8月份开始进攻箬溪,中国军队第30及第18军团沿瑞昌-箬溪公路及附近地区于日军激战并僵持了一个多月,10月5日箬溪被攻占。随后日军转向东北前进在10月18日攻占了在湖北省的辛潭铺,并向达之方向前进。10月22日阳新县、达之及在湖北省的其它城镇被日军攻陷,国军防线不断后撤,日军第9师团及波田支队接近武昌。长江以南的国军防线不断地被日军分割为一节一节的突破,日军从长江南线向武汉合围。

  在长江以北,日军第6师团在占领安庆于8月3日攻占太湖县、宿松县及黄梅县(属于湖北省),并向西推进,中国军队在8月28日收复太湖县及宿松县城,但镇守未成功,随后日军攻占广济及武穴地区,并包围了田家镇要塞,9月29日攻占田家镇要塞继续向西推进,于10月24日攻占黄陂并迫近汉口。这一线战役中,中国守军虽节节抵抗,但都没能阻挡日军的强大攻势,日军从长江的南北线分别迫近武昌和汉口,对武汉逐渐形成合围趋势。

  【与平型关大捷齐名的战役——万家岭大捷】

  万家岭位于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磨溪乡内西南部,地形复杂,由一群高低起伏的山脉构成,其中大小金山、扁担山、尖山、张古山、刘鞔鼓、野鸡垄等因其有利的地形条件成为抗日战争的主战场,成为日军的葬身之地。

  赣北地处武汉外围是日军沿长江南岸西进武汉的必经之路。于是日军在进攻瑞昌同时,日军第二线路指挥官冈村宁次率第十一军进攻赣北这一区域。日军不熟悉此地地形,孤军深入,正好遇上再次防守的国民政府的两个重兵团:布防于瑞(昌)武(宁)公路及沿江各要点的张发奎的第二兵团。守备南浔(南昌-九江)正面金官桥、德安等地的薛岳的第一兵团。

  日军松浦淳六郎中将率第106师团在南面沿南浔铁路(南昌市—九江市)前进。6月28日,薛岳命令东面第四军之九十师迅速抢占有利地形,层层堵击阻击日军,同时命令西面九十一师、预六师与当面守军联手东西夹击日军。第106师团在左右夹击中迅速陷入被动,与后方军队失去联络线,物资补给困难,陷入困境。

  8月20日日军第101师团从湖口县渡过鄱阳湖增援第106师团,他们突破中国第25军的防线及攻占新芝,又与第106师团协同尝试攻占德安县及南昌市,以保障西进日军的南翼,中国第一集团军总司令薛岳利用第66军、第74军、第4军、第29军会同第25军与日军在马当要塞及江西省德安县以北爆发激战,战况陷入僵持状态。

  接近9月底,日军第106师团以4个团的兵力迂回至德安县以西的万家岭地区,薛岳命令第4军、第66军及第77军侧击日军。冈村宁次为救援第106师团,令第二十七师团强攻麒麟峰,并施以大量毒气,致使国军守军大量伤亡,同时进攻白水街,试图东西合围。但都被薛岳、商震率军击退,经过多方苦战,中方守住了麒麟峰、白水街,粉碎了东西两股日军会合的企图,使我军能顺利地收拢口袋,为合围敌第一零六师团并予歼灭创造了决定性条件。10月7日中国军队实施最后总攻击以包围日军,激战持续了三天,全被中国军队击退。10月10日由于遭到孤立及缺乏补给,日军第106师团(由于有部分兵力驻守九江,实际参战人数约1万3千人)以及前来援救的第101师团,第27师团,第9师团共4个师团遭受重创,而且在武汉会战中投入的青木、池田、木岛、津田四个旅团在包围圈被歼灭;由于大量基层军官伤亡,第106师团基本丧失指挥作战能力,日军只能紧急空投数百名军官继续战斗;最后,4个师团仅仅约略1500残部兵力突围逃出,其余都被歼灭。据记载"万家岭战役……歼敌1万余人,缴获山炮16门,迫击炮28门,轻重机枪200余挺,步枪3000余支,马骡数百匹,并生擒日军百余名",中国方面史称万家岭大捷。

  1938年10月13日,由于日军大量增援和反扑,中国军队渐有被包围之势,战势处于极为不利状态,只好陆续撤出战场,万家岭战役结束。万家岭战役给日军造成了沉重打击,基本上全歼整个日本师团。叶挺将军曾评价万家岭战役为:“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战后过了很多年,日本战史才承认,在万家岭战役中日军第101师团、第106师团、第27师团、第9师团4个师团及其辖属旅团、联队、大、中、小、支队,遭受重创,确实为伤亡惨重、损失极大。当时,日本不敢承认,是为稳定社会、安定民众信心。(来源:搜狐公共平台)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德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德安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